> 视频 > 微电影 > 我见我思-郭董混淆的税法

也许,是整天被拿来当「证所税该课徵」的负面案例,鸿海董事长郭台铭上周豪气万千的提出「富人税」,说前百大富豪多缴百亿元税,一○一名到二百名多缴五十亿、二○一到三百名者缴三十亿元。这样政府就多了一八○亿元的税收,证所税就甭再提了。

郭董的美意与豪气值得佩服与肯定,但其表现出对税法的混淆观念也值得讨论。

郭董提出的富人税,是以所得税的概念提出,但事实上其课徵方式是比较类似一种「财产税」,因为他提出的是「对台湾前三百大富人再加徵所得税」,而所有的富人的计算与定义,是计算累积的财富,而非当年的所得。所得税则是只针对当年度的所得课税,两者的概念与对象完全不同。

例如,某富人可能拥有百亿财产,如果课财产税,是对其拥有的各种资产课税,一般最醒目与直接的标的就是对房地产课地价税、房屋税等;但要缴交多少所得税,却要看富人当年度的所得多寡而定。这位富人可能「规画妥当」,让自己儘量不必缴交所得税。例如其房租收入可逃税,富人也没薪资所得;当年正好股市重挫、企业获利少,因此也没股利收入。甚至,以财富的观点来看,富人当年是资产损失十多亿哩!

依照郭董的建议,这位很「衰」的富人,虽然当年损失十多亿的资产,但还是排名在百名内的富豪,因此,还是要缴交这笔额外的「加徵所得税」。听起来,是不是有点「怪怪」的?

而且,更重要的是:没有人有办法为富人排名。富比世、胡润…等杂誌帮富人排名,基本上娱乐性远高于事实,他们能够掌握且最有把握者,其实都是上市企业股票,其余资产都只能「推估」,而且误差非常大。台北迪化街一位名不见经传的财主,作土地投资四、五十年,手上土地多到自己都搞不清楚,但他不会出现在「富人排行榜」上。政府怎幺可能根据这些杂誌排行榜去课税?至于要政府自己去作,也是问题一堆,终究还是会碰到许多「估价」的问题。

此外,郭董以「富人税增加一八○亿税收」,因此认为「证所税」就不必提了,也混淆了公平税赋与增加税收两件不同的事。要课证所税,是因为薪资阶级点滴收入都要缴税,但股市获利即使高达数亿,亦不必缴交一毛钱;国内贫富差距拉大,统计显示富人所得来源以资本利得为主,因此才有复徵证所税之议。如果只是要增加税收,政府提高营业税还比较直接简单哩,根本不必大费周章搞证所税。

虽然郭董提出一个观念混淆又缺乏可操作性的「富人税」提议,但事实上其中仍有可借镜之处。例如,其隐含对财产加税的观念,如果延伸到政府健全房市的措施上,是可考量提高持有土地、房地产的成本,即提高地价税、房屋税等。如果政府因为郭董的「提醒」而作到这点,郭董的建言也算是贡献良多啦!

(中国时报)

推荐:
播放次数:
内容摘要
也许,是整天被拿来当「证所税该课徵」的负面案例,鸿海董事长郭台铭上周豪气万千的提出「富人税」,说前百大富豪多缴百亿元税,一○一名到二百名多缴五十亿、二○一到三百名者缴三十亿元。这样政府就多了一八○亿元的税收,证所税就甭再提了。 郭董的美意与
标签:
来源:未知时间:2019-05-11 12:35作者:admin责任编辑:admin
热点推荐
热门排行

独家出品

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

手机:1885712713 邮箱:89894440901@qq.com
联系电话:010-8888888 地址: